杂技事业的辉煌

时间:2020-05-19   作者:admin丨   来源:未知
 

改革开放40年,杂技事业始终与时代发展变革同步。1979年3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仅三个月后,文艺界以承包经营责任制为主要模式的管理体制机制改革率先在杂技界展开,这是杂技界迎合国家改革大势,以文化自觉和自信而采取的主动作为。上海魔术团第一个提出了“全民所有,企业管理,国家不包,自负盈亏”的改革方针,随之上海杂技团、广州杂技团、沈阳杂技团、中国杂技团陆续进行了体制机制改革。改革立显成效,杂技团的生存状况得到明显改善,演员实现初步富裕,杂技艺术创新创作水平也在短时期内得到极大的提升。杂技界的改革经验得到了中宣部、文化部的肯定,文化部为此还向全国文艺界发了简报。

  全国文艺界的改革发展,尤其是1979年第四次文代会的召开,敦促杂技界成立自己的组织——中国杂技家协会,实现几代杂技艺术工作者的夙愿。1981年10月28日,中国杂技艺术家协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万里,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习仲勋出席了闭幕式。夏菊花当选为第一届主席,此后,她连续担任5届主席,成为中国杂技界的标志性人物。中国杂技家协会成立,杂技艺术工作者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从此,这个“家”团结带领全体杂技艺术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开创新历史,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谱写出崭新篇章。

  改革成果首先体现在杂技创作上。争分夺秒发展被耽搁十年的杂技事业,提高杂技创作水平,是杂技艺术工作者的内在追求;而因为传统的因循,技巧极限探索是他们的毕生追求,因此,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杂技创作的特点是:着力开掘杂技本体语言——人体所能达到的技巧极限。于是大批优秀作品被创作出来。广州杂技团的《顶碗》《滚杯》1981年第一次参加法国巴黎“明日”世界杂技节比赛,武汉杂技团的《顶碗》1983年首次参加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都夺得金奖。她们的表演震惊了世界,因为这是西方世界第一次观赏到来自东方的中国杂技,他们被中国杂技高难度技巧与独具魅力的中华文化特色所折服。这个时期的作品,技巧突破传统、审美指向当代,达到了新的创作高度。

  中国杂技家协会成立之时即把杂技理论建设作为重要任务放在突出位置。1981年9月,《杂技与魔术》杂志创刊,这是杂技界第一本也是唯一的专业期刊。杂志突出思想性、专业性、理论性、知识性,为杂技理论建设起到了推动作用。1983年3月,全国杂技创新座谈会召开,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杂技历史上一次规模空前的理论探讨大会。中国文联主席周扬、中国文联副主席阳翰笙、文化部副部长周巍峙参加会议并讲话,对杂技事业发展、艺术创新创作、杂技理论建设给予指导。座谈会后,杂技理论得到了长足进步,产生了一批理论文章,如《节目的创新与创新的节目》(徐志远)、《北派、南派、海派》(王峰)、《尊重自己的独特个性与风格——杂技创新节目之思考》(蓝天、曦文)等;出版了一批理论著作,如《中国杂技艺术》(上海杂技团编)、《中国新文艺大系·杂技集·1949—1982》(主编夏菊花,副主编冯光泗、王峰)、《中国魔术》(曾国珍、杨晓歌著)等,对指导杂技创作,厘清一些理论认识产生了积极作用。

  杂技教育在新时期最突出的成就是在全国成立了五所杂技中等专业学校:河北吴桥杂技艺术学校(1985年)、上海市马戏学校(1989年)、河南濮阳杂技艺术学校(1992年)、北京市杂技学校(1998年,1999年增挂“北京市国际艺术学校”校牌)、遵义市杂技艺术学校(2000年),它们与团办学员班并存,改变了过去师传徒父传子、口传心授的旧教育模式,将杂技教育引入正规化、科学化的轨道。1986年,沈阳体育学院举办杂技教师大专班,为杂技界培养了第一批具备高等教育背景的杂技人才。

  杂技是具有世界性的艺术品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杂技开始了在更广泛领域里的国际交流借鉴,这成为当代中国杂技繁荣发展的标志。随着国事活动的增多,杂技节目多次跟随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或者在政府举办的各种级别的大型外交活动中演出,受到普遍赞誉;民间文化交流更是数不胜数。

  中国杂技最为世人瞩目的是在国际重大杂技赛场上屡获殊荣,在摩纳哥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法国“明日”世界杂技节、俄罗斯世界马戏艺术节等众多国际重要赛场上共摘取250余枚奖牌,中国在国际上赢得“世界杂技大国”的赞誉。1987年创办的“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1992年创办的“中国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经过几十年的历练,已成为世界级重要赛场,提升了中国杂技的国际影响力。

  杂技是市场化程度很高的艺术品种,也是最早进入国际演出市场的中国演艺产品之一。改革开放后,最早的商业演出活动始于1980年上海杂技团赴美国演出,从此中国杂技家行走世界的脚步从未停歇,足迹遍布世界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据统计,中国杂技对外商演创汇占据我国传统文化产品80%以上的份额,在各艺术门类中位居榜首。中国杂技家通过自己的技艺,对外传播了中华传统文化和杂技艺术,这是中国杂技对外传播的最大功绩。杂技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走出去”作了生动诠释。

  魔术因独特的审美一直受到年轻人的喜爱。上世纪80年代杂技界的体制机制改革以魔术为抓手展开,无意中掀起了魔术观赏热潮,带动了魔术的创作,上海魔术团的《水遁》《书画幻术》《巨球幻影》,上海杂技团的《牌技》都具有较高的水平。广州杂技团由梁义、余剑创排主演的魔术晚会,荟萃了中外传统与当代魔术,新颖、新奇,辅以滑稽和舞蹈,使晚会欢快、幽默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杂技滑稽有杂技元素,不同于戏曲、曲艺中的滑稽,是杂技的喜剧化品种,分“单场滑稽”“帮场滑稽”“串场滑稽”。上世纪80年代,罗秉松、高俊生、潘连华、李春来、肖桂云、吴卫民、何中杰、董争臻等一批杂技演员转型滑稽表演,带动了滑稽发展。刘全利、刘全和兄弟于1992年在第九届意大利国际丑角比赛中夺得“金小丑”奖;1998年中国杂技金菊奖在天津举办了首届全国滑稽邀请赛,共评出金奖5个,银奖6个,铜奖7个,显示出当时我国滑稽创作水平可与世界滑稽比肩。

  马戏在我国又称“驯兽表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新中国马戏业发展繁荣的年代,之后随着社会时局变化而走向衰落。改革开放后,马戏事业复兴。从70年代末开始进入10年发展黄金期。那时,民营马戏主要活跃于城镇乡村、动物园和风景旅游区,大型国有杂技团的马戏除了在国内演出外,还登上国际演出舞台,这成为我国马戏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上海杂技团的《驯熊猫》(陆星奇表演)更在世界独树一帜,成为中国马戏的鲜明特色。

  民间杂技一直是我国杂技事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民间杂技,泛指在国有体制外从事杂技活动的团体、班社和个体。改革开放,民间杂技活动如火如荼展开,从最初几个人、几件道具、一辆平板车,在城市街巷或乡村田间地头演出,到逐渐走出本地走向全国。他们活跃了最底层文化市场,丰富了基层群众的文化生活。

  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前二十年,杂技发展集中于创新创作,以创作成果彰显中外杂坛,虽与我国文艺传统的“文以载道”尚有距离,但其“显技”能力和高度,在国际独领风骚,为世人瞩目。

上一篇:26岁“小天鹅”杂技表演艳惊四座   下一篇:第六届中国西湖国际魔术交流大会纪实